让心自由行走,方能天高地阔

  风吹过季节的门楣,我拾起一片木槿叶,将心放逐。觉得时光与树叶一样,经纬十分清晰。觉得红尘中的那些路,走过的痕,都是我们生命的印记,无比清澈。

  我喜欢旅游,喜畛囟方,喜欢用行走来寻找灵魂的归宿。也许,我是喜欢心的飞翔,喜欢心的自由,觉得它能带我到想去的任何地方,不受什么约束。

  夏日的晚风,在清凉中带着温柔,轻轻掀开我的心绪,将一些影象泛起心头。岁月的风尘告诉我,一小我私家只有心无羁绊,才会活得自在,才会有所缔造,有所作为。

  前几天,又一次看到网上曾经流行的一个段子,就是数学王子高斯的故事——

  高斯很有数学天赋,导师对他格外看重,经常会在课余给他部署几道较难的数学题。高斯也乐此不彼,一般都在两三个小时内,会把这些题目完成。

  有一天,在导师部署的题目中,还夹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这样一道题:要求只用圆规和一把没有刻度的直尺,画出一个正十七边形。

  高斯没有特别在意,就按要求开始解题。几个小时已往了,却一直没有找到正确的要领。高斯没有气馁,遇到这样的难解,他越是有了兴趣。他用圆规和直尺,一边画一边想着种种差异的要领,一直做到了天亮,最后,终于破解了这道难题。

  早晨,导师接过作业一看,立刻惊呆了,急遽问:“这是你昨天晚上做出来的么?”“是啊,我很笨,花了整整一个通宵才完成!”高斯显得有些内疚。

  谁料,导师激动地站起来说:“这是我目前正在研究的题目,不小心把写着这个题的小纸条夹在你作业里了。你知道吗?这是一个两千多年未解决的数学悬案。阿基米德没有做出来,牛顿也没有做出来,你竟然在一个晚上破解了,真是奇迹!”

  许多年以后,高斯回忆起这件事,他说:“如果其时有人告诉我,这是一道两千多年的难题,阿基米德和牛顿都没破解,我是不行能在一个晚上把它做出来的。”

  这个故事,我第一次看到时就想,如果高斯事先知道这道题的历史配景,他不光不行能在一个晚上把它解出来,另有可能一辈子都解不出来。

  这是因为,在他解题之前,心早已被“阿基米德没有解出来,牛顿没有解出来,两千多年都没有人解出来”这些工具紧紧地捆绑住了。做题时,他的心不能自由飞翔,他的潜力不能充实发挥,纵然他努力了,也许照旧一事无成。

  所以,不管这个世界何等拥挤,我们都要让心自由。心是一切成就的“始”和“根”,能给心一个空间,让心得以喘息,我们才不会被自编的囚笼束缚。

  寂寂的流年里,我们都想让人生过得有价值、有意义。踏上人生之旅,我不期望途经的每一站都繁花似锦,但我也不愿背负太多工具,蹒跚而行。我习惯看路口的一棵老树,一个孑立的身影,或者,什么都没有,但能在风中自由摇弋。

  我也羡慕那些急遽而过的背包客,他们行走得如此洒脱,无憾无悔。他们在漫漫红尘上走着,一边路过,一边欣赏沿途的风物。这样的生活,也许沧桑,但心是自由的。

  有时候,我的手里也是空空的,不知道是要抓住些什么,照旧就这样张开手掌,让风轻轻滑过。但我最终照旧走向了目的地,因为世界如此之大,因为我心无旁骛。

  心若宽,人亦静。看着随风飘荡的云朵,它的四周,真正是天高地阔。我不奢望我的生命有多辉煌,我只想走在风中,看一看赋予我希望的太阳花,淋一淋轻灵的黄梅雨,思考天涯有多远,我的心能够走多远,是否能追得上那朵白云。

  一路走来,曾经的婉约,曾经的心醉,都是自由的步履带我穿越花雨。纷骚动扰的世界里,也许看不到我的什么痕迹,但我却能看到一场场风花雪月的美丽。

  作者:随心漫步   来源:秋水美文(lD:duqiushui)

微信关注"美文摘抄" 微信号:www_szwj72_cn

免责声明:文章/图片来源于互联网

转载声明:莫名苑美文摘抄 www.szwj72.cn

虚位以待

美文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