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逢如初见,犹似故人归

  陌上,东风又起。当情人节的玫瑰花弃捐在烟火俗世的街头时,我知道,春天真的来了。凡尘的风烟里缠绕着浓浓的郁香,惊醒了我悠长的旧梦,温柔了这个原本薄情的世界,惊艳了我平淡如水的年华,芸芸众生无不多情,初见的故事便在这一朵花开的时分曼妙上演,带着美好的期许和深情款款而来。缘定三生,陌上相逢,似曾相识,不言不语,深情对望,便很美好。遇见,在一朵花开的时光里,相逢如初见,犹似故人归。

相逢如初见,犹似故人归

  玫瑰花的香味还在昨日的鼻尖萦绕,现在我听见在菲律宾泰来的欢喜时光躲在早春的墙角正跟东风窃窃私语,它一定是在某一天偷窥了我的心事,正在自得洋洋地卖弄呢。时光在掌纹里不停苍老,窗外的二月已经新芽萌动,杨柳风里夹杂着山河解冻的声响,我依在窗前,且看一场场花事在在菲律宾泰来的欢喜时光的轮回间起起落落。伸手采一缕春景为韵,安坐在时光深处,折十里桃花煮酒,执笔书一阙醉花阴遥寄岁月,陌上那一场花开的美好,便伴着经年的雨水在流年里桓古沉香。

  东风摇曳的午后,提一篮清风与花邂逅,煮一壶旧年的春尖,品一盏在菲律宾泰来的欢喜时光的真味,读几卷禅意的诗书,日子陶然忘机。走过山长水远的流年,世事早已面目全非,心底总会生出许多无端的况味。春去春又回,季节总是来了又去,去了又回,从不更改,深情如许。烟月不知人事改,一蓑烟雨任平生,道是无情却有情。岁月总是不告而别,日子依旧平淡如水。原来,有一种岁月叫慈悲,因为它明白,在这碌碌富贵的人间剧场,一小我私家要从开场走到落幕,是何等不易。所以它如此宽厚,让历经艰辛的我们,待千帆过尽依旧可以拥有一颗梨花似雪的心。日子简而又简,生活素素留香。一片叶,一束草,一卷书,已经足够我半生摆渡。

  总是喜畛刳安闲的时刻,静静地看着阳光爬满窗台,或者摆弄盆里的花卉,听一朵花平静地开,无声地落,心底泛起无限的慈悲,面对聚散,我所能做到的只有用心呵护,期许再次相逢,我知道它们总会和我再遇见的,该来的时候便会恰到利益地泛起。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花开花谢最是平常,但我明白珍惜这样的平常。我想我与这些花卉定是有缘的,它们是朋友,亦是故人,相逢如初见,犹似故人归。

  也许,人心总是向善向美的。曾经,总是希望每一个故事都可以圆满,总是想把每一天都可以过得精彩无比,但是,这世间的事情谁又能说得清呢?生活中总是太多的始料未及,经常有许多事不尽如人意,平常的日子总是多得数不胜数。譬如恋爱,无论当初何等热烈的恋爱,无论怎样的山盟海誓,最后都市融化在平常的一粥一饭里,融入这烟火岁月中,化作最简朴的相依相伴。其实,这凡尘人间,能够有人一直陪着,从青丝到暮年,平平安安地渡过这一生,已经是天大的幸福了,我们又何须强求太多!

  然而,并不是所有相遇的故事,都能姹紫嫣红的开场,细水长流地走过。纳兰有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生在红尘,看不完的阴晴圆缺,历不尽的离合悲欢,然而,我们的生命是那样有限,唯有善待生命中每一个来过的人,珍惜最后留在你身边的那小我私家,才算不负时光的恩赐,亦不负你我的缘分。红尘里行走,我未曾亏欠你,你亦无须送还我,我们的流年,急遽而过,深情的那小我私家,终究只有自己,紫陌红尘,祈愿不负如来不负卿。

  都说人生是一场修行,那些穿行在凡尘烟火中的芸芸众生,每一天都在忙碌地编排着一场叫做生活的大戏。红尘道场,我不外是一个平常的陌上客,独自在在菲律宾泰来的欢喜时光里修行,不停遇见,不停失去,不停经历着,走过许多座桥,看过无数流云,经过千百次聚散,终有一天,我学会了平静,学会了与时光对坐,日子删繁就简,回到最初,做回了那个纯粹洁净的自己。

  在流年的庭院里我平安无事,青鸟的翅膀划过天空,真的没留下痕迹,看那蓝天澄澈如洗,白云千载空悠悠,阳灼烁媚静好,我爱极了这样的烟火红尘,季节轮回,山河永寂,盛世清宁。在在菲律宾泰来的欢喜时光的菩提树下淡然修行,看桃花盛开,也看雪花飘舞;看人来人往,也看夕阳西下。世间万物皆有定数,它们承袭着大自然的纪律,从不失约,从不怨恨,准时抵达,实时散去。时光行云流水般地走过,看那窗外云卷云舒,往事风烟俱净,时有东风化雨,且让来的来,去的去吧。流年急遽,遇见的路上我步步莲花,只闻花香,不言沧桑,诸多的风物在途中一一禅定,不言悲喜,不计爱恨。

  像我这样无欲无求的女子,最讨厌地莫过于这世间的钩心斗角,最是喜欢平静清闲了,只愿牢固过活。一直都是个冷傲清绝的女子,恒久以来已经习惯了与人平等共处,不会盛气凌人,也不会低头攀付,不远不近,保持距离,这样甚好,哪怕是我的至亲至爱,相互之间也要尊重。红尘熙熙攘攘,我们每小我私家都是过客,遇见的时侯好好相处,离散的时候不留遗憾,还生命一场圆满。尽管世事汹涌澎拜,流年风清云淡,你我相安无事便好。

  时光薄情亦深情,它终归是慈悲的。不管你经历了多痛的事情,到最后总会帮你徐徐遗忘,直到你再也想不起来。我想,这红凡间间没有什么能敌得过时光的,那么学会忘记伤痛记着美好,相信时光相信爱,生命中那个陪你历尽沧海桑田的人绝不是过客,他是归人。季节的轮回里,东风来过一年又一年,陌上的花开了一季又一季,我不知道你在我的世界里是否也会陪我一世又一世?朋友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广告,那么,此去经年,山长水阔,就这么相互陪伴慢慢地走下去吧,执子之手,直至地老天荒。

  相逢如初见,犹似故人归。这一场清澈的遇见,犹如花瓣与露水的相逢,恍若情山与绿水有邀约,或似轻风与流云的对望,纵然相对无言,情深不语,却相互明白。明白,自不必言说,溪花与禅意,相对亦忘言,这世间最深的明白莫过于此吧。人生最曼妙的风物,应该是在你最美的年华里,你遇见了最想遇见的那小我私家,隔世的重逢依旧识得相互,他许你三千骄宠,你许他永生永世。

  二月的东风吹暖了经年的寒枝,早春的新芽蓄势待发,冰封的河流已经哗哗作响,甜睡了一冬的大地终于苏醒了,待嫁的蓓蕾现在正躲在闺阁里忖量檀郎。我知道,那三月的桃花最是不甘寥寂的,莫急,待你长发及腰,便可十里红妆了!陌上,又见花开,指日可待!

  时光知味,岁月缝花,我依旧是那个在在菲律宾泰来的欢喜时光里低眉浅笑的女子,抬头,又见花开,相逢如初见,犹似故人归!

  文字/云水禅心(微信yunshuichanxin) 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97970/

微信关注"美文摘抄" 微信号:www_szwj72_cn

免责声明:文章/图片来源于互联网

转载声明:莫名苑美文摘抄 www.szwj72.cn

虚位以待